《娴妃传》娴妃传宛宜 第十三章 大选前夕 娴妃传Twink

《娴妃传》娴妃传宛宜 第十三章 大选前夕 娴妃传Twink

时间:2019-10-05 06:06:41编辑:百小白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燕裳原创小说《娴妃传》,主角是紫绣,阿玛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就在大太太准备将管家事儿交了出去。伺候老太太的二媳妇忽然呕吐了起来。请了大夫过来,一把脉,原是有喜了。只是大夫也说了,二太太上了...

娴妃传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娴妃传》在线阅读

《娴妃传》免费试读


就在大太太准备将管家事儿交了出去。伺候老太太的二媳妇忽然呕吐了起来。请了大夫过来,一把脉,原是有喜了。只是大夫也说了,二太太上了年纪,胎息有些不稳,还是静养的好。老太太当即令人送二媳妇回院休息,顺便免了日常的请安。

娴姐儿为自己疏忽母亲的身体,懊恼不已。听了大夫所说,心下担忧。待母亲回了院子后,细细的把了脉,果然如那大夫所说,脉息有些不稳。不过调理一番,就没事了。便放下了心。“额娘,只怨女儿学艺不精,不能及时把出脉来。”颇有些丧气,学医六年,竟然连个喜脉都把不出。

“傻丫头,今个那个老大夫也是把了许久,方确定,额娘是怀了孕。可见,额娘这喜脉不是那么容易显的。”玉珠摩挲着女儿头发,温声道。娴姐儿回想了下,果然如此。且那老大夫须发皆白,想是经验丰富的很。也是花了好些时间才确认的。自个不过才学了多久?玉珠见女儿面色恢复,复又开口道:“只是,额娘不得不叮嘱一句。学医之事,还是尽量保密。”知道女儿学医的,也就自家的两房下人,早已被她叮嘱过了,又是忠心的,料想不会随便透露出去的。“嗯!”娴姐儿点点头,双目放光道,“额娘,从今后,您的饭食由女儿帮您定吧!”玉珠对着女儿的孝心很是受用,笑眯眯的点头应了。

由着女儿的照顾,玉珠日子过得也是舒心。自个院子里的下人,都是调教好的,也不会出什么漏子。苏氏是个省心的,且不得丈夫的喜爱。自是没有什么可烦扰的。只有那么一件,便是女儿成日里弄些稀奇古怪的汤汤水水,让自己喝下,说是给肚子里的弟弟,补充前些时候缺失的营养。

每日,那尔布下了衙门后,都会到玉珠房里坐会儿,陪着妻子女儿说会话。要么去苏氏房里,要么就去书房睡下。去书房的日子多些。玉珠听着锦绣的说道,心下自是欣喜。过了些日子,娴姐儿就发现,凡是父亲歇在了苏姨娘的房里,第二日,母亲就有些不太高兴。如若听闻父亲睡在了书房,自家额娘就会喜气盈盈。好在,母亲喜气盈盈的日子居多。

那尔布一家子回到京中时已是进了腊月。府里府外皆是忙着过节准备。无论如何,总归是满族大家,几代下来,已是深存底蕴。奴仆也是训练有素的,忙中有序,不显慌乱。玉珠乐得清闲,成日里窝在自个的院子不出去。女儿是个孝顺的,多数时间皆是陪着自己,也不是那般无聊。

冬至前夜,飘起了扬扬大雪。宛若鹅毛成片,至那空中洒落。娴姐儿在与往日不同的明亮光线中醒来,悄悄下了炕,走到了窗边。方推开一道细缝,夹杂雪花的冷风“呼”得吹了进来,娴姐儿一时不察,竟被呛着咳了几声。容妈妈立马冲了进来,见状,立即将窗户关上,“我的姐儿,怎么这般不小心!外面冷得很!姐儿快回炕上再捂会!”娴姐儿自知理亏,乖乖的躺到了炕上。“嬷嬷,我刚才就想躺回来啦!只是没来得及,你就来啦!可不要和额娘说啊!”容妈妈是她的Nai娘,也是额娘的心腹。那时他们一家子要去镇江府,京中的院子须得由人看着,最后容妈妈留了下来,虽是不舍得小主子,却也没有办法。隔了六年未见,一开始有些生疏,但很快关系又亲热起来。

“姐儿,知道顾虑太太的感受就好。方才下炕时,怎得没想到披件袄子呢?”容妈妈板着一张脸道。“好啦,嬷嬷,我以后会注意的。来,笑一笑啊!不然长了皱纹,就不好看了!”容妈妈强撑着的严肃,被娴姐儿逗得忍不住一笑,“姐儿,再躺会吧。嬷嬷先去给你熬完姜汤来,去去寒气!”话音方落,就见姐儿的小脸皱了起来。果然啊,还是如以往一般怕那姜汤的问道啊。咬着牙,将那姜汤喝下,头上也冒出了汗。容妈妈顺势给姐儿穿了衣服。出了房门,眼前一亮,娴姐儿忙眨了几下眼睛,适应外面的亮光。映入眼帘的便是白茫茫的一片,屋檐上、树枝上皆是布满了厚厚的一层。树枝被那厚雪压得弯弯,冷风一过,雪花落地的“扑哧”声不断,压弯的枝条陡地恢复了原来的挺直。院中的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,中间的小道上已是被丫鬟们铲出了小道。

娴姐儿披着厚厚斗篷,慢悠悠得走在小道上,两旁未动过的雪地上,有些可爱的印子,细细一瞧,有那麻雀爪印,猫咪的梅花印,为这单调的白色添了几许活泼。吸了口干涩的冷气,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来。瞧着厚厚的雪堆,有些可惜。想当初,在那镇江府,逢下雪,就开心的不行。与博西勒、珊图阿林一道,与两个哥哥打雪仗。这时候,珊姐儿也会忍着被苏姨娘责怪,一起玩个天翻地覆的。额娘往往就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。

到了额娘的屋子,掀开厚厚的门帘,一股热气迎面扑来。就见额娘坐在大炕上,与两个哥哥聊着天。见了娴姐儿,隆裕笑道。“妹妹想来定是觉得可惜了!”阿林不明所以得瞧了眼兄长,又看看娴姐儿,满脸狐疑之色。娴姐儿真想翻个白眼,这个哥哥可真够笨的。“我们之前在镇江府,每到了冬天,不都盼着下雪。好玩雪仗啊!”

“哦!原来如此!”阿林猛得拍了下腿,大声道。“小哥,你轻点,吓着了额娘肚子的弟弟。妹妹可不饶你!”娴姐儿由着丫头脱了斗篷,一边狠狠的瞪了眼哥哥。扭头,对着玉珠甜笑道,“额娘,今天弟弟乖不乖啊!”一旁的阿林,低声说道:“脸变得真快!”

幸好,娴姐儿没有听到,不然又是一场口水之战。隆裕好笑得瞅着自个弟弟,这家伙好歹已经领了公职,对外,也算是一幅翩翩公子模样。只是见到了小妹,就总像变了个人似的。“这个小家伙,今个还没怎么闹腾呢!”玉珠摸着已有些突出的肚子,面上流露出温柔慈爱的神情。

娴姐儿从怀里摸出个荷包,银色缎面儿,用了墨绿色的丝线编的络子系着。“那,小哥,给你!前两日,我听你身边的小厮,说是荷包被人偷了。抽了空重做了个。”阿林一听,喜形于色,浓密的剑眉上扬,眼角含着笑,显然很是高兴,然嘴里犹自不甘心地道了句,“妹妹,偏心,给阿玛和大哥,上面都绣着华。怎么我的就没有了!”话音未落,荷包就被妹妹夺了去。“有眼不识金镶玉!难怪荷包总是被人掉!”娴姐儿怒道。

“阿林,你可错怪妹妹了!娴丫头替你做的,可比我和阿玛的要费神的多啦!”因着光线,隆裕在妹妹递给阿林时,便瞧见了荷包上的绣纹。“是啊!阿林,你妹妹可是用了同色的细线绣的暗纹,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。这个可是很费眼的。”玉珠嗔了眼小儿子。

“难怪,哥哥瞧着,荷包与寻常的不一样!好妹妹,哥哥错了!”阿林大悔,忙追着妹妹作揖赔礼。娴姐儿生气的头一撇,就是不看哥哥可怜巴巴的神情。阿林忙移到妹妹的视线中,继续露出那副可怜的姿态儿。在转,在动-------娴姐儿抗不住了,将荷包扔给他。很有气势的说道:“阿林哥哥以后,在这样,妹妹再也不理你了!”

“我们娴丫头,不理谁啦!”那尔布跟前的长随掀了帘子,让他进来后,便退出去在门口候着了。“阿玛,阿林哥哥眼神不好,竟然说女儿给得不是好东西!”娴姐儿气鼓鼓的告状。那尔布忍不住伸手戳了下女儿鼓着的腮帮子,被玉珠瞪了,讪笑地放下,问道:“阿林怎么回事啊!”

隆裕见阿林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笑着将方才的事说了。那尔布笑道,“自个没眼光,还嫌弃妹妹偏心。你这哥哥当得好啊!再说,即便真得不如我和你大哥的,也不能嫌弃!将那个拿来给我看看!”阿林心道不好,扭头瞅了眼母亲,就见母亲乐得不行。只得不情愿的将方握在手里的荷包儿,放进了阿玛的手心里。果然,那尔布拿起来瞧了瞧,顺手收了起来。“这荷包不错,阿林你就当孝敬了阿玛吧!”

“阿玛!”阿林苦着脸喊了声,但心里知道,这东西决不可能拿回来了。至于嘛!又恨恨得看了眼隆裕,就见到隆裕眼里幸灾乐祸的笑容。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!没错,隆裕就是故意那么说的,谁让妹妹独独替弟弟做个好的,漏了他和阿玛呢!

“妹妹~”那个声音拖得可怜的哦!娴姐儿终于忍不住白了眼两个哥哥,又偷偷鄙视了下自家阿玛小心眼。拍开凑在身边的阿林,“好啦,不要装可怜啦!我会再替你做个是了!”阿林顿时笑得眉开眼笑,得意洋洋得看了眼隆裕。就见对方慢条斯理得开口道,“前些日子,好像在天桥的书铺子见了本前朝绣书!”

“好了,我也给大哥做个呗!”娴姐儿忙道,大哥就是心眼儿多。“阿玛,您已经有了,娴儿就不做了。额娘的身子还要娴儿顾着呢!”眼瞅着阿玛要开始说话,娴姐儿忙阻止道。

那尔布摸着光溜溜的下巴,笑了一下。上前摸了摸妻子隆起的肚子,“昨个晚上得了消息。过了年,就要大选了!”玉珠闻言霎时睁圆了眼睛,“当真?!”“当真!”那尔布肯定的点了点头。“这下可好了,明儿选秀过后。我就可以为隆裕与阿林寻个合适的姑娘了!”

隆裕与阿林其实已是知晓

阅读全文
娴妃传

娴妃传

主角是紫绣,阿玛的小说《娴妃传》此文是燕裳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卯时,玉珠便起身了,唤了值夜的锦绣,端了热水进来,先拿了泡软发胀的杨柳枝蘸了青盐,漱了口。锦绣又于脸盆架上取了面巾,浸了热水绞了

作者:类别:古代言情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娴妃传》娴妃传宛宜 第十三章 大选前夕 娴妃传Tw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