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

《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》倾权天下王爷为我披战袍 BI 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年上攻 连载中

《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》倾权天下王爷为我披战袍 BI 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年上攻

时间:2021-04-14 15:01:49 分类:古代言情 来源: 作者:金汾 主角:董倚岚,回府

金汾新书《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》由金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董倚岚,回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不待江婆子说完,陈氏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,眸色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不待江婆子说完,陈氏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,眸色阴冷的道:“嬷嬷说的是,这府里头,是该转转风向了。我要让那个狐媚子好好瞧瞧,这府里头,可不止只有她生的那个贱种。你亲自去安排一下,明日一早便动身去香积庵。”

“夫人放心,老奴明白的。”

陈氏恩了一声,便伸手柔了揉太阳穴,江婆子见陈氏面色疲惫,起身告辞。

陈氏却是略想了想,又叫住江婆子,对她细细耳语了几句,这才挥手让她出去。

香积庵,禅房;

无尘师太微合双目,董倚岚则是与往常一样,轻声搁下经卷,正要离开。

“倚岚。”师太忽然从背后出声叫住看她。

董倚岚一愣回过头来,师太已经睁开双目,平静无波的看着眼前的豆蔻少女。

“师太。”董倚岚双手合十,盈盈道。

师太挥挥手,身旁的两个小尼姑顺从的出了佛堂,空空的佛堂之中,只余下这一老一少二人,四目相对,董倚岚心里没来由的一紧,师太……似乎有话要说。

果然,师太指了指佛座下面高高的几挪抄好的经书,端详着董白玉无瑕的脸颊,微微抬手:“去看看吧。”

董倚岚一脸懵懂,点头上前,待伸手取下几册,细细翻过,轻轻搁回原处,脸上却是释然一笑。

师太似是满意的点点头,循序善诱:“说说看,你方才看到了什么。”

董倚岚搁下书册,双手合十,眸色虔诚:“看到了小女这五年来,在庵中的往日种种。初来之时,难以静下心来,经卷之中,难免潦草应对之事,师太见笑了。”

“这些经卷,这些年,你也抄录了不少。难得你如今能看出本心,已是进步不小。红尘俗世,本就纷纷扰扰,要想真正静下心来,又谈何容易,但若能与荣华纷扰,是非恩怨之中,保持一颗向善的初心,方才是我佛归心。”

“多谢师太教诲。”

“阿弥陀佛!”无尘师太言毕缓缓走近几步,端详着眼前的芊芊少女,虽素衣荆钗,但双眸清澈,不惹尘埃,不禁含笑点头:“今日我已收到消息,董府的马车稍后会来接施主回府。”

来的倒是比意料之中的快的多,看来这些年来,母亲确实并未放松对自己的警惕,不过无论出自何种缘由,她今日能下决心接自己回府,这一局终是自己赢了。

见董倚岚闻言只是顺从的客套了几句场面话,并不吃惊,似是早已料到,心头不禁一叹。

顺手将手中的华严经递给董倚岚,道:“你在庵中祈福多年,你我也算有缘,你回府也是可喜可贺之事,这本经书,随你下山去吧。”

“多谢师太!”董倚岚双手接过书卷,平心静气。

董倚岚清澈的目光缓缓浮起一道儿迷蒙,脑子里却是噪杂再起……

“父亲,我们朝哪边走,马上来不及了。”

“朝东都的方向,东都王与为父情同手足,他一定会率部过来的。”

“侯爷,还没看到东都的人……”

董倚岚徐徐依靠在宽大的红木躺椅上,微微闭上眼睛,不知不觉间,眼角似又是忍不住的阵阵滚烫,她狠狠的捏紧手心,终是成功的将满眼的珠玉重又逼回眼眶。

思绪飘飞之间,门口吱呀一声从外面轻轻推开,红绸侧身走了进来。

董倚岚稳稳心神儿,语调平静:“都收拾好了?”

红绸轻点了点头,一边走了过来,细细禀报:“恩,奴婢刚才又去添了些香油,这些年我们在庵里,也的确叨扰了不少。”

董倚岚不置可否,低垂眼睫,随手捻起一串珠子在手心轻轻的摩挲着,漫不经心的道;“如此的话,再过几日,待府里的马车到了,我们便可启程了。”

红绸闻言面色一滞,一边动手收拾完桌面,一边声音又刻意压低了几分:“奴婢听闻这几年,三姑娘在京城里面已小有名气……”

董倚岚当然明白红绸的意思,闻言只是淡淡笑笑:“是啊,说起来,我这妹妹自小就是个美人坯子,背后又有徐姨娘调教,若是没有名气才奇怪呢。”

红绸看董倚岚不但不着急,还如此调侃,便急了:“姑娘还有心思说笑。”

董倚岚点了点头:“我只是说明事实而已,不过我们未必就毫无优势,比如我们此番若能顺利回府,那便是借了东都的东风。眼下府里不是想更进一步吗。”

红绸面色并没松懈;“奴婢什么都明白,只不过,往后在府里,我们每日都要活在夫人的眼皮子底下,许多事情,难免磕磕绊绊。”

董倚岚倒是云淡风轻:“那也总比留在府外强吧,只要她此番能主动接我回府,那便说明我当下一定有用。”

红绸闻言苦笑一下,没再说话。

山路遥遥,崎岖难行,府邸的马车要一个来回,直到傍晚时分,董倚岚的马车方才进入城门,多年不回京城了,董倚岚主仆二人难免有些感慨,红绸毕竟年纪小,马车才一进城,她便难掩兴奋的趴在窗口,满脸神往的欣赏着满目的华盖云集,琳琅满目,舍不得抽身回来。

董倚岚则是暗暗握紧了拳头,京城我回来了,父亲我回京城了,我终于可以有机会查探当日真相了。

“姑娘你看,快看,那边好热闹啊。”董倚岚正在思绪飘渺之中,耳边忽然想起红绸兴奋的叫喊声。

董倚岚一振,强将思绪拉回现实:“什么情况。”

前面不远处,顺着红绸的手指方向,天还没黑,原本宽阔的马路竟然人头攒动,里三层外三层的,硬是将大道儿围的水泄不通。

再往上多瞧了一眼,董倚岚心里顿时明白大半儿,鼻子里冷哼一声,眼前楼宇华丽张扬,彩袖招摇,横木上赫然写着“烟雨阁”几个赤色的大字。

除了纨绔公子,风流恶少之外,还能是什么。

董倚岚不由得皱皱眉头,今日怎么如此晦气,竟然走到这里来了。如今水泄不通,想走都迈不开步子。

红绸见到如此热闹的场景,好奇的在马车上伸长了脖子,跃跃欲试,不用想,也知道她此刻的心思,定然是很想下去一探究竟。

董倚岚白了她一眼,掀开帘子,刚正开口要吩咐车夫掉头,重新找条道儿回府,旁边便是呼啸而过的马蹄声,卷起一阵狂野的疾风擦耳而过。

众人还没看的真切,几个青衣家丁打扮的身影儿便从眼前一掠而过,几人旁若无人的长驱直入,丝毫没有放慢马速的意思。

眼前水泄不通的人群躲闪不及,慌乱不堪的闪出一条道儿来,原本远离人群的董府马车也受到波及,安静的马儿似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的一阵骚动不安,突然撒开蹄子也朝人群中狂奔而去。

车夫死命的扯住缰绳,无奈马儿似是着了魔一般,死命左突右窜的挣扎着,马夫很快被摔了下去,失了车夫,马车一下子失去了控制,更加肆无忌惮起来。

董倚岚大惊,在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久,马车就会摔得七零八落,而自己和红绸轻则头破血流,重则一命呜呼。当下还得将马车控制下来才是上策。

董倚岚稳稳心神儿,双手紧握着马车的边框处,瞅准时机,正要飞身上马,忽然眼前已经有人抢先一步,一个身形修长的身影儿飞身跃上了马背,董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,便觉眼前白光一闪,耳边一声绳索断裂的声音,马车原地打了几个转儿,很快稳定了下来。

周边都是满满的看热闹的人头攒动,哪里还有马儿的影子。

管不了这么多了,董倚岚心里松了口气,忙回过头去,红绸早已被撞得头破血流,面色煞白,一动不动。

董倚岚吓了一跳,使劲的将红绸拖了出来,慌乱的轻拍着红绸的脸:“红绸,红绸,快醒醒……”

忽地头顶冷不丁儿的响起一个讥讽的声音:“她还在流血,你这般使劲,是想打死她吗。”

董倚岚刚抬起头来,正对上一张清爽俊逸,玩世不恭的脸。

还没开口,对方已经不屑一顾的瞥了她一眼,一撩袍子蹲了下来,凝眉把了会子脉:“没事,只是失了血气,待包扎了伤口,回去养几日自可痊愈。”“多谢公子。”董倚岚闻言虽然心头窝火,但对方似乎也无恶意,只得低眉感谢。

对方却是眉心微挑,简单打量了一眼形容有些狼狈的董倚岚,站起身来,嘴角骄傲的一翘:“姑娘先别忙着感谢,本公子可是从不施恩于人。”

董倚岚清亮的双眸中闪过讥诮和不屑,看来此人不光是个登徒子,原来更是另有所图,哼,对付这种人,倒也容易的多。

董倚岚自袖中取出厚厚的一叠银票,递了过去:“今日承蒙公子出手相助,这些银票聊表谢意,还请公子笑纳。”

锦衣公子垂眸扫了一眼眼前的银票,嘴角漾出几分玩味的笑意,深潭似的眸子里也是闪过一丝讥诮,抬脚朝董倚岚走了过来,董倚岚立刻感觉一阵强烈的压迫感,忙条件反射的朝后退了几步:“姑娘可知,本公子好色胜过爱财,姑娘若是真想感谢,不如以身相许,本公子更高兴点……”

言毕竟然伸出右手,想要捏住董倚岚嫩白的脸颊,董倚岚吓了一跳,在场围观的人群里也是一阵惊呼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“你……登徒子。”董倚岚哪里容得了他如此无礼,当即条件反射的挥手朝他劈头盖脸的扇了过去。

岂料对方一个抬手轻松的握着董倚岚的手臂,亮黑的眸子里闪过

本书标签: 古代言情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》倾权天下王爷为我披战袍 BI 妃傲天下之本宫为卿披战袍年上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