娴妃传

《娴妃传》娴妃传电视剧 全文阅读 娴妃传忠犬攻 已完结

《娴妃传》娴妃传电视剧 全文阅读 娴妃传忠犬攻

时间:2019-10-05 06:06:24 分类:古代言情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燕裳 主角:紫绣,阿玛

主角是紫绣,阿玛的小说《娴妃传》此文是燕裳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卯时,玉珠便起身了,唤了值夜的锦绣,端了热水进来,先拿了泡软发胀的杨柳枝蘸了青盐,漱了口。锦绣又于脸盆架上取了面巾,浸了热水绞了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卯时,玉珠便起身了,唤了值夜的锦绣,端了热水进来,先拿了泡软发胀的杨柳枝蘸了青盐,漱了口。锦绣又于脸盆架上取了面巾,浸了热水绞了绞,替玉珠净了面后,又唤了两个丫头收拾,方回自个屋子休息去了。玉珠便亲自伺候着那尔布起身,替他净了脸面,送他出了屋子后,复又坐在梳妆台前,由着紫绣伺候。

“夫人,今日想梳个什么样的发式?”紫绣语气儿极是温柔,相貌不是顶漂亮的,却有双弯弯的笑眼,令人见了便心生好感,她与锦绣是玉珠身边的两个大丫鬟,二人都有双巧手,锦绣极擅美食,而紫绣对妆扮上极有灵赋。

“小两把头吧!”玉珠自个也是极善保养,平日里的穿衣打扮也很是素雅,加之本身也是个美人,故而瞧着只是二十出头的模样。待梳好了发,打开首饰盒子,选着今日佩戴的发饰。今日,太太穿了见浅蓝袍子,配着这翠兰的簪子正好。玉珠轻轻颔首,示意知道了。“娴姐儿呢?”对着这个唯一的女儿,那尔布夫人疼得跟个眼珠子似的。“奴婢来的时候,去瞧了,莲蓉正伺候娴姐儿起呢。”正说着,听得珠帘卷起的簌簌声响,便传来软糯中带点Nai气的声音。“额娘!”随即,走进身着粉色旗袍的四五岁的小姑娘。方要行礼问安,便被玉珠打断,“快到额娘这来!”到底仍是个小姑娘,瞧着额娘,总是情不自禁地心生欢喜。当下,喜气洋洋的应了声,黏在额娘身边。母女俩闲话一阵,仆妇过来传报,秦姨娘前来请安了。

那尔布与嫡妻感情素来很好,却也纳了一房出身较好的良妾,父亲是个秀才,姓苏,家里也有些田产,只是不擅耕作,日子便过得有些困顿。今日苏氏穿了件琵琶襟的浅紫袍子,领子,袖口处绣着一圈极为精致的桃花样子,别有一番秀美。外罩马甲的滚边同样绣了圈桃花,衬得肌肤凝脂。亦是梳了两小把头,两鬓压得极低,发顶又微微隆起,并有几朵珠花装饰,插着描金蝴蝶簪,行动间,那蝶翼便微微颤抖,划过一道道流光。当真是,娇羞不胜,惹人怜惜。苏氏待玉珠坐下,便上前几步,福礼,“请夫人安!”

玉珠双睫微垂,偶尔轻颤,一垂一颤之下,便透露出些许妩媚。“都是自家姐妹,何必多礼,快起吧!”温和的嗓音,语气拿捏的恰好。

“小格格当真是越发漂亮了。”苏氏柔柔笑道,更显温柔婉约。

“苏姨娘莫不要再赞与她了,景娴皮得跟个猴子似的,我瞧着珊姐儿就不错。”端着茶盏的柔荑晶莹润白散发着玉色的光泽,与那浅蓝的杯壁交相辉映,动人心神。发式虽是简单的小两把头,也仅仅簪着两粒珠花,并着一支浅蓝簪子。身着长襟的浅蓝暗花缎常服,领口处镶了道细细的白边儿,露着细腻雪白的脖颈,袖口,襟边及下摆处绣了两道宽边,素雅而不失华贵,正配着玉珠那种明艳端庄却又不乏柔媚的女人风情。

苏氏端着丫鬟递上的茶水,轻抿一口,不着痕迹地细细打量了一番。看来,夫人能成为老爷放在心尖子上人,不是毫无道理的。好在,夫人也不是个狠毒刻薄的人,对着庶出的女儿也算是照顾有加。也许正是这一点,反而让老爷更加地敬重了吧!珊姐儿也是到了年纪,女红之类,自己也是可以教授的,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然而如果当真不识那琴棋书画类,日后想过那琴瑟和鸣的日子却是难了,正如自个儿,就是吃了亏。

“是时候请先生了,只是我们初来此地,对着人和事并不熟悉。待过了一段日子,在请爷帮着我们寻了。你且安心!”玉珠自是知道苏氏的心思,身为女人,她也不喜丈夫身边有其他女人。然而他们家身为镶黄旗的大姓,又是有了官职的,即使自个不为丈夫纳妾,婆母也会赐人的。好在,苏氏容貌虽是秀美,却是没什么才华的,与爷自是谈不到一块去,也没什么心机手段儿,玉珠也乐得不做恶人,只是背地里如何在那尔布跟前捻酸吃醋,那是闺房乐趣。

苏氏听了,心下自是满足,她见识虽小,倒也不是个贪心之人,对着现下的日子还是比较满意的。老爷虽是不是宠着自己,一个月内却也会来个几次。加上大妇又不是个恶毒刻薄之人,不用战战兢兢地过日子,也不用担心过那穷苦困顿的日子,只有珊姐儿的事可以让她烦恼了。因着珊姐儿今年已是7岁了,再过几年也是要参选的。总归还是有些才艺傍身比较好。说话间,锦绣已是吩咐了候着外头的侍女上了茶点。娴姐儿便拉了珊姐儿做在一旁聊起了天。“珊姐姐,昨儿我还是第一次见了这么大的床,那上面刻的花纹也好看。”珊姐儿年纪到底涨了些,言谈举止倒是多了些文雅,少了些童稚。“是啊,里面还能放几张凳子,床帐围上,也不用担心有蚊虫叮咬。”说起这个,娴姐儿便有些烦恼,“可是,还是很吵唉!还有啦,珊姐姐不觉得这里很潮湿么。我总觉得有些喘不过起来。”娴姐儿粉嘟嘟的圆胖脸上堆着愁容,很是可爱,“妹妹不用过于担心的,前些时候倒是听大哥说过,此地雨水丰润又处江边,气候水土与京城极是不同,我们可能要适应段日子。”娴姐儿听了,也只好如此,只是仍然有些不死心。湿气重些无所谓,反正额娘也说了,这样子还对皮肤好呢。只是蚊虫实在太多了,即使隔着床也能听得,正是恼人的很,还是得想个法子才好。“珊姐姐,等会儿,我们一起逛会子吧!昨个太累了,也没仔细看。”珊姐听了,倒是有些意动,随即又想到了什么,面上有些难色,“妹妹,姨娘说我这段日子女红上有些落后,今日起每日要练上几个时辰的。”娴姐儿听了,很是同情,看向珊姐儿的眼神便带了怜悯。珊姐儿见了她那副小模样,飞快得出手在她的脸上掐了一把,“那是什么眼神,等你大些,也是跑不掉的!”娴姐儿不依了,非要掐回来,姐妹俩便在一旁笑闹起来。玉珠见了,轻咳一声,眼神儿微微一瞟,姐妹俩忙端坐起来,轻声交谈起来。

玉珠收回目光,又对苏氏说了,“你且放心,珊姐儿即便不是我生的,却也是爷的女儿,也是称我额娘的。过段时日,我们且寻个先生,两个姐儿一并学了。”苏氏听了,娴姐儿也是与珊姐儿一道儿学习,心下更是大定。她自是知道,太太对这个女儿很是疼爱,这寻来的先生也定是个好的。遂又聊了几句,便领着珊姐儿告辞了。娴姐儿待苏氏离了屋子,便在额娘身边腻歪着,“哥哥昨日才到了镇江府,阿玛怎么也不让哥哥多休息几日。”对着女儿的亲昵,玉珠很是享受,“你祖父对你两个哥哥很是看重,原本是不让跟着来的。额娘舍不得,便让你阿玛劝了祖父同意,只是也应了,对你两个哥哥学业万万不能放松。所以,你阿玛早早与孙知府通了信,联系好了官学。今日起便要正式上课了。”又见女儿神色有些疲劳,估摸昨天没睡好,便让她在一旁的罗汉床上小憩养养精神。自个还要处理家务,昨个只是大致安排了一下,许多细节还未安排好。

此次那尔布外任,走得甚是匆忙,只带了两房下人,一房姓赵,两个女儿并个儿子,女儿分别十二岁与八岁,大的现在在苏氏那边做了粗使丫头,小的便带着弟弟。因着赵家两口子极其难干,男的是那尔布身边的长随,为人机变灵活,又对主子极其忠心,赵家的又负责府里的采买,为人最是严谨。玉珠对他们两口子极是信任,便也没计较养着两个闲人。另一房则姓秦。人口简单,夫妻二人,老婆管着厨房,秦家的做了前院管事。女儿便是伺候娴姐儿的莲蓉,领着一等丫头的例。另带了四名男仆及二个小厮,丫头则只带了跟前的大丫头。显然这人手很是不足。依着这院子的规模,各个院子需得配上2个粗使丫头才行。另外灶上也得添人,所幸这宅子先前应是朝廷出资兴建,每个宅子又聘了4个当地人做了帮佣,有两个也是做过饭的,便打了下手,不然这一大家子怕是要挨饿了。小花园也需要聘个园丁回来侍弄。这样算下来,还得再招个十人左右,想着,玉珠便让锦绣唤了秦家的过来。

不一会儿,秦家的过来了,他年约三十,面貌微黑。身材粗壮,看着很是老实忠厚,然而不大的眼睛里时不时闪烁着精光。与玉珠行了礼后,便立在一旁,待玉珠吩咐。“我方才估量着,家里的人手有些不足,你且出去探探风评好的人牙子,寻了过来。这是急事儿,还得立即着手去做才是。”秦管事听了,便立刻处理这件事儿。

玉珠又吩咐家中仆人细细打扫了三进院子各个角落,甚至连着锦绣与紫绣也扫了她居住的西屋上头的楼层,那二楼昨日便是做了做那库房的打算。行李箱子俱是放了一摞。这楼上房间的布置与楼下差不了多少,用了多宝阁隔了两块,靠西的放了张架子床,紧挨着的便是雕刻颇为精美的梳妆台,梳妆台旁又是张置盆架。梳妆台的对面安了穿衣柜子。多宝阁南面的一头连在了墙上,在靠北的一侧留了门。外间,有方小桌及四张圆凳儿,靠南面的又放置了张美人塌。取了西面的屋子作了库房,东面和中间的则收拾了备用。

本书标签: 古代言情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娴妃传》娴妃传电视剧 全文阅读 娴妃传忠犬攻